您当前位置:城东街道社区教育网 >> 理论探索 
  • 农村社区教育与数字化学习型社区发展探析
  • 编辑:乐清市人民政府乐成街道办事处  来源:乐清市人民政府乐成街道办事处  阅读:1249    时间:FM_PostDate
  • 程仙平

     [  ]人力资源的培育与提升是新农村建设的支撑。社区教育是新农村建设的基础工程,数字化学习型社区作为一种崭新模式实现了社区教育的跨越与创新,为农村终身学习体系构建插上数字化翅膀。文章结合农村数字化学习型社区建设实践,从新农村建设对农村社区教育发展的要求和数字化学习型社区进行了探索性思考。

    [关键词]数字化学习型社区;新农村建设;社区教育

     

    知识经济时代,数字化信息化能力成为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的标志之一,“现代教育不仅仅要区别于传统的‘工业化教育’而且要反映当前信息时代的全新的教育理念”[],信息技术的发展与网络速度的不断提高,为大范围内实现信息资源的共享提供了基础。利用计算机网络这一快捷、便利的通信手段,以数字化为导向,建设数字化的学习型社区,极大地适应了社区教育信息化的发展需求,增强了处在工业化与信息化并行发展过程中的社区教育的适应性。20095月,中国成人教育协会社区教育专业委员会下发了《关于推进全国数字化学习社区建设的意见》,明确了建设数字化学习社区的具体要求,大大促进了很多地区和城市的社区数字化建设,其中上海、南京等地走在了前列。

    目前,我国80%人口集中在农村或以农业生产为生,农村劳动力素质水平决定了社会整体发展的高低。“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在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进程中,发展农村社区教育成为实现农村终身教育的重要途径。与此同时,数字化、信息化已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数字化学习型社区逐渐地进入我们视野中。所谓数字化学习型社区即是指居民能够在社区的数字化学习环境中,利用一定的数字化学习资源,以数字化学习的方式,开展社区教育学习的新型社区。本文拟从数字化学习型社区的特征,新农村建设对农村社区教育提出的新要求,在实践的基础上具体分析农村数字化学习型社区的发展与探索。

     

    一、数字化及数字化学习型社区的理论阐释

    21世纪,信息技术的发展不仅丰富了内容载体、教育形态,放宽了人类在获取知识时受到的时间、空间以及成本的束缚,更为重要的是,新技术的发展对传统教育的冲击与推进,使教育理念、教育产业结构和教育消费观念等均发生了改变,由此衍生出了新世纪的数字化终身教育浪潮。同样,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要求人们必须不断学习,越来越多的社会成员产生了提高自身素质、改善社会质量的学习渴望,当前社会已进入一个需要社会成员“时时学习、处处学习、人人学习”的不断学习的学习型社会。近年来,我国终身学习体系的发展和学习型社会的构建已取得长足的进步,数字化终身教育开始呈现出多样化发展趋势,但离经济社会发展对全民终身学习的需求还有很大的差距。为此,我们必须利用现代科学技术和理念,采用创新和跨越式的手段,以适合国情,尤其是新农村建设的思路架构起绝大多数居民能够够得着、用得起、学得上、有实效的学习环境。

    (一)数字化及数字化学习型社区

    数字化学习[②]E-Learning)是现代教育的学习模式,简单而言,是指学习者充分利用网络和数字化环境进行的学习活动,也称网络学习化学习。当前社会的信息化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猛发展,各行各业随着互联网和现代通信技术的全面应用开始发生巨大的变革,“数字化学习”已成为人类社会迈向知识社会的必然要求。数字化学习改变了学习的时空概念,实现了全球的学习资源共享,虚拟课堂、虚拟学习和电子图书等的出现,远程现代教育的兴起,学校网络课程的普及,使得学习已不再局限在学校中,人们可以随时随地通过网络环境进行自主、自助式的学习。

    日前学界对数字化学习型社区的认识处于初步探讨阶段,但不乏关于数字化学习型社区概念的经典界定。罗新星等认为“数字化学习型社区是电子社区建设与学习型社区建设相结合的产物,通过计算机技术和通信技术将社区政府的管理和服务与每个社区居民的生活和工作紧密联结起来,做到使社区的管理者、教育培训的提供者与社区住户、居民之间可以适时地进行各种形式的信息交互与沟通。通过将互联网络和移动网络的结合,应用各种通信技术,在全方位实现社区居民生活和工作的简单、方便、快捷的同时,为居民提供一种突破地理空间和时间限制的,实现社区居民全员参与的教育和学习平台,最终实现教育的终身化。”[③]叶军等认为“数字化学习型社区是在数字化学习港的基础上提出的,数字化学习型社区是数字化学习港二层架构之一。数字化学习型社区是以构建学习型社会为宗旨,以现代信息技术为手段,以既定行政区域下的各个社区为单位,建立的能够为广大社区居民提供便捷、多样化的教育服务、弹性化的学习时间以及订单式教育资源的学习型社区”。[④]

    (二)数字化学习型社区特征

    综上而言,笔者认为数字化学习型社区具备了以下几点特征:

    技术信息化——数字化学习型社区具备“数字化学习环境”,实现了教育技术服务手段数字化,充分运用当前信息技术,能够对社区信息资源实现有序的整合和有效的重新配置,从而构架了与终身学习相适应的信息环境支撑。

    资源共享化——数字化学习型社区具有了信息特征及网络化交互多媒体的优势,使得学习成为了“唾手可得”,学习资源面对所有成员,剔除人情因素,可真正做到了一视同仁。

    对象全民性——数字化学习型社区具备了“只要你想要就能得到”的优势,学习者不论是老年居民、处于学龄期的青少年,还是进城务工人员都能享受学习,学习成为人们日常生活重要部分。

    学习个性化——正因为数字化学习型社区具备了“技术信息化、资源共享化和对象全民性”,能够尽可能地满足学习者的不同需求。

    从更为广泛的意义上来说,社会发展的经济体组成包括了个体的人和组织两层含义。学习型组织成为了构建学习型社会的重要载体,而学习型社区是学习型组织一种典型模式。在信息化时代,毋庸置疑在新农村建设中唯有借助教育信息化和学习数字化优势,使得数字化学习型社区成为农村社区教育发展的重要方向,成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要平台。具体地说,数字化学习社区建设利于加快社区教育信息化进程,最大化地满足居民日益增长的多元化、个性化的学习需求。与传统的社区教育的主要区别在于:能够为社区居民提供良好的数字化学习环境,数字化学习资源,并实现社区信息化教育学习及管理服务。概言之,数字化学习社区的建设是创新社区教育载体,深化社区教育内涵,提升社区教育品质,显现了社区教育未来发展的走向,也是全民终身学习,建构学习型社会的时代特征。

     

    二、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社区教育

    众所周知,“三农”问题是我国现代化进程中的最大障碍,在发展大浪潮中,很大一部分农民因缺乏技能逐渐成为社会弱势群体,严重制约着新农村建设。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简称新农村)的战略任务。所谓新农村,是指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反映新时期农村社会以经济发展为基础,以社会全面进步为标志的社会状态。其主要内涵是: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

    据统计,2004年我国农村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只有7.6年,仅相当于初中一年级的水平。全国近5亿农村劳动力中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占到88% 。显而易见,我国低素质的劳动力绝大多数分布在农村。换言之,农民受教育水平偏低是我国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在人力资源供求层面上需要解决的一个根本性问题,也是新农村建设未来面对的人力资源的基本态势。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经济是基础,而教育对经济发展的全局具有先导性、基础性的作用。因此,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核心问题是提高农民整体素质。农村教育发展的水平,直接决定着新农村建设的兴衰,决定全面小康社会建设的成败。

    社区教育(Community Education)是在一定的地域范围之内,充分利用各种教育资源,全面提高全体成员的整体素质和生活质量,促进区域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教育活动。近年来,随着现代教育的发展农村社区教育已成为建设新农村,培育新型农民的主要手段。开展社区教育将教育延伸、拓展到社会基层,满足社区居民的教育培训需求,同样也是是建设学习化社会、构建终身教育体系的重要环节。农村社区教育既是一种区域性、整体性的教育活动,又是一种组织协调社区内、外各种力量参与本社区内的各种学习与教育活动,为提高农村社区成员素质,促进经济、文化发展而提供服务的教育新机制。其本质内涵是以农村社区发展为本、以农村社区人力资源开发为本,基本目的是提高农民素质、全面提高社区广大农民的生活质量和运用社区内外的各种资源建设和发展农村社区。显而易见,农村社区教育的开展有利于实现科技兴农战略,解决“三农”问题,加快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推进工业化和城镇化,将人口压力转化为人力资源优势。

    时下,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进入攻坚关键期。结合农村社区教育发展现状,笔者认为当前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对农村社区教育的发展提出了如下要求。

    (一) 更新教育观念,激发农村社区居民学习动力

    思想是行动的先导。受传统思想意识的影响,我国尤其是农村社区存在着教育培训意识差,观念落后等问题。近年来随着城镇化步伐的日益加快,农村社区居民类别也出现多样化,不仅有农村的原住居民,且有失地居民,还有进城务工人员以及子女,因而开展农村社区教育必须满足社区居民多样化、个性化的学习需求。诚然,激发农民的学习需求仅仅依靠外界施加的教育培训,甚至是强制手段难以达成的,需要认真分析分步骤、全方位地加以推进。

    (二)优化人力资源开发环境,提升农村社区文化氛围

    管理科学上的人力资源开发环境,一般包括三个方面[⑤]:(1)经济环境。经济环境是人力资源整体开发的基础和依据。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的生产力发展水平,社会经济发展对人力资源的实际需求以及经济实力的许可程度,都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人力资源开发的状况。(2)政治环境。我国政府十分重视人才培养,提出要大力实施科教兴国战略,提倡尊重知识、尊重人才。(3)优化人文环境,营造“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劳动、尊重创造”的良好氛围,创造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文化环境。

    近年来,广大农村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较城市而言,仍有明显差距。一个重要原因是农村居民受教育环境和教育机会明显落后于城市和发达地区。须知,农村社区人力资源开发环境的不足之处在于经济环境、政治环境和文化环境都比较落后。经济环境落后不利于引进人才,政治环境落后不利于利用人才,文化环境落后不利于培养人才。

    (三)整合资源,促进农村技能培训

    教育是开发人力资源的根本途径。通过整合农村现有教育资源,提高农村教育的整体效益,发挥农村教育的综合功能。在继续巩固基础教育的基础上,大力发展农村职业技术教育,使农村大批劳动力的文化素质和职业技能水平达到新型农民的要求。加强农村成人教育,扫除农村青壮年“现代型文盲”。农民外出务工己成为农民经济增收最直接、最有效的来源,而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与农村劳动力受教育培训程度密切相关。

    (四)加速信息化,提高科技服务农村教育能力

    为使人力资源真正成为我国持续发展的第一资源,未来必须适度加快推进农村社区教育信息化,发展农村终身教育体系的,进而建立总量供给更加充足、结构更合理、服务功能更加健全的以提高农民学习能力和劳动力就业能力为核心的全民教育体系。加快农村教育信息化进程,推动农村社区教育跨越式发展。加强现代远程教育网络建设,全面普及信息技术教育,发挥农村现代远程教育资源的作用,扩大农村学校优质教育资源,利用现代远程教育网络,为农村社区教育发展建设全新平台,为农民教育和农村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更好的服务。

    广泛而言,新农村建设对农村劳动力素质的要求促发了当前必须寻找一种新的学习载体,以满足“全员、全面”农村社区教育发展要求。同时,当前社会信息技术的发展也为我们突破教育原有的发展模式提供了新的机会与平台。

     

    三、农村数字化学习型社区案例——吴家墩社区“数字图书进社区的实践”

    如上所言,新形势下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对我国农村社区教育发展提出了新要求,而数字化学习型社区凭借其崭新优势和卓越服务为农村社区教育发展增添力量,全方位为农村居民提供一个跨越时空,全员、全程参与的学习平台,最终提高居民文化素质,实现教育的终身化。据统计,截止到2008年,中国网民数达到2.53亿人,国内网站总数已达到192万个。数字化学习型社区是一项实事工程,是真正创建学习型社会的基础工程,是破解“三农”问题的有效载体,目前各地都在积极启动数字化学习型社区建设项目。

    杭州市社区教育始于1989年初,从贯彻《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开始,通过社会与学校相配合,以青少年校外思想品德教育为主要内容,开展革命传统教育和环保、治安、交通意识等力面的宣传活动。虽然社区教育的内容和形式比较单一,教育对象并非面向个体居民,但它为现在的社区教育开展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从1998年至2005年,杭州市把面向社区居民的社区教育纳入了政府和教育部门的工作议程,纳入了终身教育和建设学习型城市的框架,得到了快速的发展。200212月正式下发了《杭州市关于构建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学习型城市的实施意见》的文件,明确了社区教育和创建学习型城市的指导思想、目标任务及保障措施。迄今为止,杭州市已有下城区、萧山区、上城区、拱墅区和江干区被评为国家社区教育实验区。

    拱墅区康桥镇吴家墩社区位于杭城北部,占地为1平方公里,有4个居住小区,8个居民小组,总户数486户,总人口1930人,社区共有党员82名,是“浙江省全面小康建设示范村”和“杭州市新农村建设标兵村”。在村转为社区建设中,根据中央提出的“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二十字”要求,针对目前集体经济发展、居民安居乐业、和谐文化建设等方面与居民的期望和要求存在一定的差距,吴家墩社区结合自身情况,坚持以经济发展为重点,以村庄规划建设为龙头,积极拓展居民的文化生活平台,积极开展农村新社区建设的各项工作。

    近些年,吴家墩社区积极发展农村社区教育,借助现代信息技术,加快社区数字化进展,积极与浙江省社区教育指导中心合作构建一套中心数字图书学习平台,开展数字图书文化教育的社区教育活动,探索农村数字化学习型社区建设。在数字化网络中,数字化学习平台为社区居民筹集了多种实用知识,提供大量的优质数字资源,包括近百万数字图书,近万种网上报告厅视频讲座、农业部跨世纪证书工程使用的实用技术光盘,5千种期刊、数百种娱乐视频资料等,并且提供能够覆盖教学全过程、跨平台、跨数据库检索和全文检索等“傻瓜式”、“一键式”服务平台。同时,吴家墩社区充分利用社区内各级各类教育资源,向社区居民开放,构建社会化、开放式的居民“看得见、摸得着”终身学习网络。

    康桥镇吴家墩社区数字图书进社区的实践,用户数量从最初的30户到目前的覆盖全居民,数字图书进入社区工程深受老百姓的欢迎。目前,数字图书已逐步成为社区教育工作必不可少的资源型学习平台。以数字化为特征的网上学习资源,无论是数量上,还是类型上,这是传统学习资源无法企及的,同时社区居民在学习过程中可以随时随地使用网上海量的学习资源。在实验的基础上,康桥镇吴家墩在数字化学习型社区建设上迈开了新的步伐,全力为农村居民、外来务工人员服务,涌现出一批热爱学习的个人与家庭,社区居民整体素质得到了有效地提高,促进了本地社会稳定与经济发展,为新农村建设发挥应有的作用,为加快社区文化建设做出应有的贡献。

    我国社区教育起步晚,运用数字传媒技术开展社区教育更是近几年来的事情。但数字化学习型社区将是未来社区教育发展的新形态。因此,某种程度上说解决好农村居民文化素质问题得力于农村社区教育的发展,同时更需要农村数字化学习型社区的构建与运行,乃至创新。

     

    [参考文献]

    [1] 陈建翔,王松涛.新教育:为学习服务[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2.5.

    [2] 陈德人,张尧人.数字化学习港:构建面向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09:57-63.

    [3] ,卓思廉.社区教育与学习型社区[M.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05:32-37.

    [4] 汪杰贵.数字化学习型社区与西部地区人力资源开发[J.经济与社会发展,2009(5):68-69.

    [5] 罗新星,曾宇星.构建数字化学习型社区的研究[J.教育信息化,2005(1):74-75.

    [6] 叶军,刘山泉.数字化学习型社区市场化运作模式初探——“奥鹏学习中心”组建的基本设想[J.现代远距离教育,2007(3):6-8.

    [7] 刘松枝.发展农村社区教育创建学习型社区[J.成人教育,2009(3):32-33.

     

    Remark on rural developing CommunityEducation and Digital Learning Community

    Cheng-Xian ping

    (Community Education and Counseling Center, Zhejiang Province, Hangzhou 310030)

     

    [Abstract] Training and upgrading of human resources is a key to build a new socialist countryside. Community education, a fundamental project to build a new countryside. As a new model, digital learning community can achieve a leap forward with innovating community education; meanwhile can plug digital wings for rural lifelong learning system. Based on development of rural digital learning community, this paper will ponder over demands of building a new socialist countryside on developing rural community education and digital learning community.

    [Key words] Digital Learning Community; Building a new socialist countryside; community education.


版权所有:城东街道社区教育学校 邮编:325600 Copyright © 2012 sfed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浙ICP备10037362号
技术支持:乐清麦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