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城东街道社区教育网 >> 理论探索 
  • 社区教育数字化进程中的若干思索
  • 编辑:乐清市人民政府乐成街道办事处  来源:乐清市人民政府乐成街道办事处  阅读:1220    时间:FM_PostDate
  • 沈丹

     

    [摘 要]就社区教育数字化进程中七个方面的问题作了浅层思索,并结合本区域实际提出了对策。七个方面分别是:管理测评机制、网络课程资源开发、数字鸿沟、信息迷航、“数字化”促 “睦邻化”、数字化教学素质、数字化推动社教科研。

    [关键词]社区教育;数字化;思索

     

     

    发展终身教育,迈向学习化社会,是国际社会教育发展的潮流,也是我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方向。终身教育的落实,有赖于社区教育作为其实现途径学习化社会的建立,又有赖于社区教育作为其坚实的基础。而社区教育数字化是现代科学技术和人本主义思想的顺势产物,用数字化作为媒介和手段,承载社区教育以实现终身学习、和谐社会为最终目标的内涵,完美结合。中国成教协会社区教育专业委员会去年5月还专门下发了《关于推进全国数字化学习社区建设的意见》,大大促进了很多地区和城市的社教数字化建设,上海、南京等地都走在了前列。

     

    一、对于社区教育数字化内涵的解读

    著名学者厉以贤指出:所谓社区教育,是实现社区全体成员素质和生活质量的提高以及社区发展的一种社区性的教育活动和过程。叶忠海教授认为,社区教育的内涵是一定社会区域内把生活和教育合在一起,发挥社会成员作用的,利用各种社会实践活动的,并为了社区共同发展和社区生活的向前、向上而进行的一种全方位、全民的终身学教育。

    21世纪的今天,信息技术作为现代科学技术发展的基础和核心,已经渗透到社会的各个领域,影响、改变着人们的生活、工作、学习和思维方式。社区教育数字化是社区居民为追求精神生活的充实以及对终身学习的需求,将信息资源作为学习内容,并将计算机、多媒体和网络通信作为基础的现代信息技术作为其主要手段,同时伴随着社区成员技能作为其主要学习手段,伴随社区成员中原有的学习资源和信息技术有机结合,同社区居民的需要密切相关,是技术与社区教育的整合。

     

    二、社区教育数字化的现实必要性

    ()传统的社区教育模式和路径存在的不利因素

    传统社区教育模式的不足之处使引进数字化社区教育模式成为必要。(1)从社区教育组织者看,准备一次传统学习活动模式所需时间长、工作量大,而活动本身的变通性较差,难以实现高效的批量型教学收益。(2)从学习参与者看,因为需顾及到生活、工作的方方面面,参与学习的时间、空间上常会有不便和冲突,从而失去学习的机会或是因无法全身心投入而导致学习效果低下。(3)从教育资源看,传统社区教育资源常常带有一次性利用的特点,随着时间和情势的变迁,重复使用功能较差,一定程度上造成教学资源浪费。

    (二)社区教育数字化的特点和优势

    随着数字化在各个领域的运用,其特点和优势不言而喻,这里不再详细展开。针对社区教育,我个人归纳为两点:(1)虚拟自主性。即居民受教育的绝对时间和相对时间得以拉伸,教育空间突破了原有的物理概念,实现了虚拟教学活动。社区居民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精力、志趣、需求等去自主决定何时学、学什么、怎么学等,充分体现了社区教育以人为本的特性。(2)开放共享性。即通过信息技术,盘活了教学资源,使得社区教育更具开放性和共享性;同时也提高了学习参与度,使社区教育能更广泛地延伸至社区的每个需求角落,切实保障居民受教育的平等权。

     

    三、社区教育数字化进程中的思考

    (一)运营“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长效管理测评机制

    社区教育数字化是个庞大的系统工程,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及资金的投入。在数字化进程中,运营长效的管理测评机制就像一面镜子,照出我们的真实以便指出发展的方向。例如,我区提出数字化学习中心的三星级建设标准,可以看成是一种自上而下的、自审性、硬性测评机制。但在初步搭建起数字化模型后,长效测评机制的运行尤为重要。例如,我们可以通过网上满意度测验、学习状况调查、社区意见箱、合理化建议等方式来实现对各个社区学校、各个社区的自下而上的、反馈性、软性测评机制,以有利于对数字化学习平台做近一步完善和按需、分块建设,保持社区教育切实立足于民的宗旨的实现。

    (二)网络课程资源开发中的“精打细算”和“精益求精”

    把握网络课程资源开发中“质”与“量”的关系,把数字化与课程建设紧密结合。“精打细算”指从量上考虑,不必盲目追求数量多,毕竟开发一门课程的经济成本还是相对较高的;“精益求精”指从质上而言,从某种程度看课程品质的优劣能够体现一个地区社区教育的水平,当然这种品质的衡量是多视角的。但万变不离的标准需符合三点:一是内容切合社区居民实际需求;二是形式要寓教于乐;三是具有一定人文底蕴和鲜明乡土特色。对策:其一,增强自行开发数字化课程的能力,作为区域数字化教育中的一个亮点;其二,利用电大的远程教育龙头优势,利用电大的强大的教育平台,整合电大教学资源。

    (三)跨越“数字鸿沟”,携手教育平等、公平

    “数字鸿沟”即数字化学习参与人与数字化学习边缘人群的二元结构,随之带来人群间经济社会地位差距扩大,是数字化时代另一种贫富差距的问题。国外发达国家和我国的台湾地区都有了正反两方面的验证。收人、年龄、教育程度等个体差异是“数字鸿沟”产生的溯源,其存在主要表现为4 个方面, 简称“数字鸿沟ABCD:A(Access)指互联网接入与使用渠道 B(Basic Skills) 指数字时代需要掌握的“信息智能”; C(Content) 指上网内容;D(Desire) 指个人上网的动机和兴趣。跨越数字鸿沟,变 “数位落差”为 “数位附能”,制克“马太效应(Matthews Effect)”的产生,是社区教育数字化进程中日后不容忽视的问题。要解决好这些问题,应注意社区教育的切入点既要“锦上添花”,更要“雪中送炭”——首先应分人群和层次,对社区居民的信息应用能力进行摸底、分析,通过培训缩小成员间信息能力的差距;其次,创造条件为弱势、边缘群体,如老年、家庭妇女、外来务工人员等提供惠民帮助,确保他们也能融入到数字化学习中。

    (四)针对“信息迷航”症状,开好“领航、导航”药方

    涉及数字化,“信息迷航”是另一个不可避免的瓶颈问题。所谓“信息迷航”是指学习者在网络学习环境中,注意力无法集中,导致偏离网上学习的目标,认知效率降低,从而影响学生完成特定学习任务的现象。就好比是学生面对大量的信息而产生类似于在大海中航行时迷失方向而不知所措的现象,远程教育和基础教育中都有这个问题的产生。随着社区教育数字化进程不断的发展与深化,尤其是我区数字化终身学习平台的更深更广的建设,对于我区居民而言可供选择的学习资源将越来越纷繁庞杂,他们势必也面临此种困扰。为预先避免这个问题的出现,除了提高社区成员的信息素养,即查找信息、处理信息、使用信息以及利用信息解决问题的能力外,还可以借鉴电大远程教育中“一站式服务”的做法,即盘活、整合、优化网络资源,配套好相关软件技术支持,给学习者以明确、便捷、优质、高效的网络导航服务。

    (五)以“数字化”促“和谐化”,以“信息化”促“睦邻化”

    数字化构建了虚拟的学习空间,社区成员可以不必到实地现场而进行学习,利用电脑等数字化工具便捷、即时学习的同时,也会在一定程度上造成社区成员交流的屏障。与传统社区教育模式相比,数字化学习模式减弱了社区成员面对面的交流,在情感上易于导致生疏和隔阂,这与我们以创建和谐、睦邻的社区氛围是相悖的。为了克服的这一缺憾,要充分发挥数字化高效互动性的特点。首先,为社区学员搭建高效、快捷、师生、生生互动的交流平台。借助现代化信息技术,运用网络和多媒体手段,如网上论坛、博客、qq群、在线讨论平台、视频系统等;如创立“百姓寻常事”、“你言我语”、“飞网信息窗口”栏目等,在学习、交流中促进e-learner们的之间人际关系、拉近心灵距离。其次,打造构建社区教育数字化,并不意味单一、偏面数字化,而是利用数字化的优势,有选择的开展传统教育模式下的学习活动,寻找多视角的切入点,数字化与传统教育模式相融合,创建数字睦邻,数字和谐的学习氛围。

    (六)加强社区教育工作者的“数字化教学素质”培养

    社区教育工作者队伍相当庞大,人员层次结构牵涉方方面面,性别、年龄各有差异,能力、学识各有千秋。培育、凝聚一批有较高信息素养、较强研究潜力、具创新能力、反思意识的梯队型新型社区教育工作管理者队伍。作为社教数字化的重要参与者,首先,应做理念的先行者:意识到我们的角色在传统教学和数字化模式中的转变以备调整。其次,换位思考:在实践中更关注社区居民可能遇到的困难,在技术、教学、精神上对其进行正面引导,启发和鼓励居民去寻求使用不同的学习策略,顺利圆满地完成学习任务。再次,吐故纳新:不断提升自身信息素养、更新教学手段,拓宽教学思路、丰富教学策略。

    (七)以数字化为“舟”,推动社教科研“乘风破浪”

    数字化给21世纪的社区教育的开展注入了生机,营造了活力,也为社区教育科研开辟了新领域、新天地。在埋头于实务的同时,本着思考多一点、反省多一点、开拓多一点、创新多一点的精神,结合本区域实际情况,开展相关的科研项目研究,将理论反哺于实践,将帮助社区居民更好地提高精神修养和文化素养,满足自我完善的需求,进一步提升社区教育“以人为本”的理念,促进和探寻社区教育实践途径,创建和谐社区。

     

    [参考文献]

    [1]高志敏.关于终身教育与学习化社会理念的探讨[J].教育研究, 2005.

    [2]关颖.社区教育资源的开发和利用[J].教育研究,2001,(6).

    [3]叶忠海.社区教育学基础[M].上海:上海大学出版社,2000.

    [4]叶忠海.试论学习化社会的基础——学习化社区[J].教育发展研究,2000(5).

    [5]杨国德.学习型组织的理论与应用[J].台湾师大书苑有限公司,1999.

    [6]陈乃林.现代社区教育理论与实验研究[M].北京: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

    [7] 厉以贤.社区教育原理[M].四川:四川教育出版社,2003.

     

     

    Some Thoughts on Community Education in its Digital Process 
    Shen Dan

    ( YingZhou Community College, Ningbo Zhejiang 315016)

     

    [Abstract] The seven aspects are discussed combining with the actual proposed regional measures in the process of digitalization in community education in this paper. The aspects are as follows: management evaluation mechanisms, network curriculum resource development, digital divide, information-mazing, “digitalization” promoting “good neighborliness”, digital teaching quality, digitalization promoting education research.

    [Key word] community educationdigitalization; ponder.

     

     

    来源于2010年《远程教育杂志》增刊

    沈丹,本科学历,宁波鄞州社区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远程教育和社区教育。


版权所有:城东街道社区教育学校 邮编:325600 Copyright © 2012 sfed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浙ICP备10037362号
技术支持:乐清麦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后台管理